新旅界研究笔记 OYO危机中再获大额融资

2020年10月12日 By yabet yabo88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oy-golf.com/,英冠布伦特福德

3月16日,兰州新区商投集团与央新文化有限公司签订《舌尖上的中国(兰州)美食文旅小镇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兰州新区商投集团将与央新文化有限公司合作建设“舌尖上的中国(兰州)美食文旅小镇”项目,投资总额约35亿元。

据了解,该项目位于兰州新区,占地面积450亩,建设内容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及甘肃本地特色历史文化街区、舌尖上的中国西北区域食品食材总部基地、西北文化影视产业基地、配套国际酒店及住宅区等子项目,是一个集影视、旅游、商业多元化于一体的文旅小镇。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民以食为天,餐饮消费是真正的刚需和持续性消费,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和休闲旅游的持续发展,餐饮消费的市场份额在不断扩大,不仅是各种新潮的美食品牌层出不穷,传统老字号和地方风味美食也在不断焕发生机,并赢得市场回报。美食游也已经成为整个文旅消费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且是一个长期的发展主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餐饮收入接近4万亿元,其中旅游餐饮占比约24%,达到近1万亿元。

在消费形态上,随着消费市场的发展,美食经济业态也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特点,包括以户部巷、簋街为代表的美食街,以永兴坊、袁家村为代表的新型小吃街市,以荷兰鹿特丹缤纷菜市场(MarkthalRotterdam)为代表的网红菜市场,以美国路易斯维尔食品港(foodportinwestlouisville)为代表的食品港,以盒马鲜生、周黑鸭等为代表的美食新零售业态,以FICOEatalyWorld为代表的美食主题公园,还包括以《舌尖上的中国》《风味人间》《人生一串》、李子柒等为代表的美食影视秀业态等。

从消费业态上看,舌尖上的中国(兰州)美食文旅小镇囊括了食品港、美食主题公园、美食秀等多种业态,具有较高的丰富度。同时,项目地兰州是我国西北美食的汇聚地,也具有较好的市场认知度。在投资主体上,央新文化公司是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央新影广告公司下属的文化公司,建有全球领先的虚拟影像(图形图像)产业基地,其倾力打造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已成为世界闻名的美食IP。但相对于兰州及周边地区的消费市场,以及投资公司的特点来看,35亿元的投资总额略大,虽然美食产业具有良好的前景,但本项目的投资回收和产业运营具有一定的风险。

3月21日,水城·三国小镇景区重点项目“奇趣梦幻动物乐园”举行开工仪式。该项目总投资8000万元,由陕西坤大集团和华娱演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公司共同投资建设。据了解,水城·三国小镇位于陕西省宝鸡市蔡家坡创业路东段,与渭河核心景点“在水一方”湿地公园相连,是一个以三国文化为背景的西部人文旅游胜地。此次开工建设的萌宠乐园是其中一个片区,该项目计划引进百余种萌宠,打造一个以生态、互动、亲子、研学相结合的家庭一站式项目。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亲子游目前已获得市场的普遍认可,众多企业也在布局这个赛道。但当前,能够让父母和孩子共同参与,同时又获得知识的产品,其供给还存在很大的缺口。同时,迪士尼、长隆等大型主题乐园覆盖人群有限,对于收入相对有限、出游时间紧张的人群来说,有些可望不可及,市场亟需一批城市周边、中型规模、主题突出的特色乐园。以亲子家庭和“孤独”人群为主要客群的萌宠乐园产品应运而生。

萌宠乐园是动物园、亲子乐园的结合体,传统的商业模式是依靠门票和互动项目来实现盈利。但也可以基于有效的客流量来发展衍生业态,有多种模式可以探索,包括:第一玩转认养,让父母和孩子参与萌宠乐园的管理和经营,通过萌宠认养,加强园区与会员的粘性和互动性,从而实现萌宠乐园的持续盈利。第二卖2B教育产品,通过开发适合旅行社、幼儿园的亲子教育产品或者知识,吸引旅行社和幼儿园合作,从而实现轻松获客,提高萌宠乐园的营收。第三卖吃,在人流和知名度做起来之后,切入美食,通过卖食品、餐饮获得营收,还可以借鉴体验互动,比如学习做蛋糕、做小吃的方式吸引父母和孩子的参与。第四卖文化,通过开辟文艺表演项目实现父母孩子对文艺文化的需求。比如,引进国际上知名的少儿文艺节目或文化表演。第五做平台,收取平台加盟费用。此模式把萌宠乐园当做一个流量聚集地,通过门票免费和大量广告推动萌宠乐园的影响力和人流量。

本项目立足宝鸡及周边城市市场,在业态上可与周边项目联动,共同获取游客流量,基于业态特点,重游率可以做得较高,可衍生的业态也有丰富的想象空间,而8000万元的投资相对来讲,体量不大,回收周期不会太长,只要项目设计和经营能力不差,后续发展值得期待。

3月18日,据印度科技媒体Entrackr报道,印度经济型酒店品牌OYO母公司OravelStays,已向RAHospitality和软银愿景基金旗下SVFIndia共计发行了15,325股强制可转换优先股,每股价格52,643.22美元,融资额约8.07亿美元。

这是OYO2019年公布的F轮融资计划的一部分。据悉,OYO在2019年10月启动了15亿美元的F轮融资计划,创始人RiteshAgarwal通过RAHospitality出资7亿美元,回购红杉资本和光速创投所持股份,剩余8亿美元由软银愿景基金和其他投资者出资。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进入2020年,曾经在市场上攻城略地的明星企业OYO负面新闻不断,尚未摆脱数据造假、直营业务停摆等旧闻,又陷入了房源违规、行贿警察、大规模裁员等新的舆论漩涡之中,让人唏嘘不已。根据2019年财报,OYO依然面临巨额亏损:当年总收入为9.51亿美元,中国市场贡献32%;总亏损达3.35亿美元,其中印度市场亏损占收入比为14%,中国市场则高达64%。

在中国市场上,在经历疯狂扩张之后,失去了足够的资金、信用、模式支撑的OYO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其号称的近80万间客房正在加速流失。同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OYO中国业务成为裁员的重灾区,OYO计划在中国市场裁减50%的员工。

OYO问题何在?总结来看,首先是商业模式问题,OYO发展模式核心在于用资本加速,以规模垄断市场,最后获取利润。但OYO过度追求数据和规模,只是采取轻改造和品牌、渠道赋能方式,为单体酒店创造的服务价值有限,无法适应中国本土国情。从进入中国市场开始,OYO业务模式不断波动,经历了从1.0、2.0到共赢宝的扩张策略,但模式合理性仍存在质疑。1.0模式是一种轻加盟模式,OYO只在交易成功后收取3%-8%的抽成,同时为单体酒店提供装修补贴、流量补贴。虽然市场扩张不断提速,但成本支出巨大,而佣金收益有限。2.0就是重模式,核心是保底+控价,所有酒店原则上都要安装OYO研发的酒店管理系统(PMS),超出保底的部分酒店与OYO分成,但OYO不兑现承诺、随意解约或者乱扣保底金额、过度压低房间单价时有发生,最终2.0模式溃败。而共赢宝则是又回归到了轻模式,取消了保底机制。其次,OYO在中国市场上面临一群强有力的本土竞争对手,既有格林、首旅等传统连锁酒店集团,也有新崛起的H连锁酒店、轻住等中低端连锁酒店品牌,同时也有携程、美团等渠道商。此外,OYO内部管理混乱,本地化管理能力不足,也在一定程度影响OYO中国业务发展。

根据外部消息,软银已经给OYO下了最后通牒,要求其自营酒店业务在2020年3月前实现EBITDA盈利,辅助业务于2020年7月前实现EBITDA盈利。在吸取WeWorkIPO失败和估值下滑的教训后,软银如今加强了对OYO的控制权。为了实现发展目标,OYO目前只能通过砍掉非核心业务和推出共赢宝暂时“止血”,尽可能扭亏为盈,为上市做好准备。但这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未来发展空间。同时,在这样艰难的内外部境况之下,OYO更需要稳定的现金流支撑,本轮8.07亿美元融资在一定程度上缓解OYO现金流压力。未来,OYO能否通过聚焦核心业务摆脱经营危机,新旅界研究院将会持续。

3月19日讯,专注存量酒店连锁化的酒店集团轻住宣布已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和SofinaGroup共同领投,老股东红杉中国、XVC继续跟投,浅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据悉,本轮融资资金将用于多品牌门店的拓展以及产品研发创新。轻住成立于2019年1月,目前签约酒店3000多家,覆盖一二三线城市,接下来会渗透到四五线城市。目前共有三个品牌:轻住酒店、轻住悦享和轻住联盟。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我国酒店行业发展相对成熟,产品和服务标准化程度较高,形成了高端奢侈酒店、中端酒店、低端酒店共同发展的市场格局,同时也诞生了华住、首旅、锦江等一批国际知名的本土酒店集团。但中国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连锁酒店市场占有率还不高。目前中国分散的单体酒店市场占比高达80%。

对于单体酒店而言,往往面临物业成本高、管理模式落后、设备陈旧、供应链配套不完善、营销渠道单一等问题,最终导致入住率下滑、盈利减少。同时,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将加速淘汰竞争力比较弱的单体酒店。而连锁酒店受益于规模化经营,较强的资金实力,风险承受能力普遍优于单体酒店。因此,存量单体酒店的标准化、品牌化、连锁化成为一门好生意。目前,OYO、华住等酒店品牌,美团、携程、同程艺龙等OTA都在发力这一领域,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轻住作为一家初创企业,短短一年时间就能签约酒店3000多家,可见其市场扩展能力不错。在发展策略方面,模块化、科技赋能的轻加盟模式成为其核心竞争力。在产品线方面,轻住根据单体酒店多样化的需求,将对产品和服务进行分层,推出轻住酒店、轻住悦享和轻住联盟三个品牌。其中,轻住酒店主要是提供数据系统、管理SOP、营销服务等轻服务模式。轻住悦享提供模块化的改造服务,商家可根据自己的需求和预算自主选择。轻住联盟则是提供品牌建设和数字化营销服务。在团队方面,轻住酒店员工60%来自互联网行业,40%来自酒店行业,团队架构优势明显。此外,轻住创始人赵楠曾担任美团酒店收益和评论管理业务负责人,行业经验丰富。

从轻住融资情况来看,其共经历三轮融资,其中A+轮和本轮融资金额均高达数千万美元。同时,投资机构不乏红杉中国、XVC等知名风投机构,其中红杉中国更是连续复投,可见资本方对于其商业模式和团队的认可。未来,在资金和产业资源加持下,轻住有望进一步扩展市场版图,鉴于中国酒店市场的广阔机会,其持续发展值得期待。

5、华侨城A拟回购1.23亿至2.46亿股股票,总金额最高不超过19.69亿元

3月20日,华侨城A(000069.SZ)对外发布公告,其拟回购公司股份,拟回购数量不超过2.46亿股且不低于1.23亿股;回购价格不超过8元/股;按照回购数量上限2.46亿股和回购价格上限8元/股的条件下测算,预计回购金额不超过19.69亿元。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回购股份,并将用于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以此进一步完善治理结构,构建由管理团队持股的长期激励与约束机制,推动全体股东的利益一致与收益共享,提升公司整体价值。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华侨城是我国旅游集团20强和文化集团20强企业,业务领域涵盖旅游、文化和城镇化建设,其实控人为国资委,在全国范围内有大量文化旅游和城镇化项目。根据上市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约为3,643.9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约为623.32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59.97亿元,除资产负债率较高之外,其他各项财务指标均处于较好的水平。

2020年,文旅行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严重,各上市公司的股价均出现下滑。以东方财富网的统计口径,旅游酒店板块市值3月27日收盘价较1月2日下降9.4%,期间收盘价低值相比于高值下降了24.8%.华侨城A3月27日收盘价较1月2日下降16.1%,目前处于较低的水平。根据财报,截至9月30日,上市公司拥有货币资金410.8亿元,现金充裕。在当前行业发展处于低潮,股价相对较低的情况下,实施股票回购,对于华侨城来说,一方面是一笔较为划算的投资,另一方面也向公司和全行业传递出信心,对于稳定股价,保持公司良好的品牌形象,也有利无弊。

对于华侨城来说,其旗下经营着我国最大的主题乐园品牌欢乐谷,近些年也陆续开发运营着多个文旅小镇,此次受疫情影响,收入损失十分巨大,但华侨城拥有雄厚的资金和经营团队实力,除湖北地区景区外,全国各地景区已经开始陆续营业,一旦经营恢复,将能快速恢复,甚至抢占其他企业让出的市场份额,其发展前景依旧十分广阔。

3月22日,复星旅文集团(对外发布公告称,其已成功发行德邦海通-复星旅文-三亚亚特兰蒂斯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总募资规模达人民币70.01亿元。该专项计划将依照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完成资产支持证券(CommercialMortgageBackedSecurities,“CMBS”)的登记及挂牌转让手续。根据公告,募集资金中将有约29亿元用于偿还三亚亚特兰蒂斯现有之银行贷款,其他资金将用于集团业务发展。

复星旅文于2019年11月15日取得上交所的无异议函,许可以三亚亚特兰蒂斯的酒店和水上乐园物业作为抵押,以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及三亚亚特兰蒂斯的运营收入和应收账款作为质押,发行CMBS。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三亚亚特兰蒂斯是复星旅文的首个旅游目的地项目,也是支持复星旅文上市的重要资产。该项目已成为海南著名的网红打卡胜地,也是国内度假旅游的标杆项目。2019年到访客流量达到520万人次,营业额达到13.1亿元。而复星旅文2019年实现收入173.4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6.1亿元,同比增长97.4%。正式成立不到四年,复星旅文就已经成为全球度假村业务的领导者并快速跻身中国旅游集团20强,其强大的全球化产业运营和资本运作能力为全行业所折服。

从复星旅文和亚特兰蒂斯的资产和经营情况来看,其并非因为财务困境而发行CMBS,同时,此单CMBS的发行运作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因此也不是疫情影响下的产物。可以认为本次CMBS的发行是复星旅文资本运作的又一次试水。其运作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更低成本的资金以及进一步扩宽上市公司的融资渠道。

从公告信息可知,本单CMBS的期限为24年,期限较长。其中,优先级CMBS发行规模为68亿元,占据了总金额的绝大部分,而票面利率仅5%,仅略高于我国人民银行公布的5年期以上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同时,其偿还期限为48期,每半年兑付一次。由此可见,此单CMBS的发行具有金额大、期限长、利率低、还款压力小等特点。

近些年来,资产证券化成为我国不少文旅企业扩展融资渠道的重要方式,据不完全统计,自2012年以来,即有华侨城、携程、海昌海洋公园、八达岭、巴拉格宗、曼听公园、镜泊湖、华山、平遥古城、普者黑景区、西双版纳傣文化风情园、山东地下大峡谷等企业和文旅项目成功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融资产品。而复星旅文此单CMBS产品金额和期限均创造了新高。我们认为,在文旅企业上市越来越艰难,而银行贷款利率难以有效降低的情况下,对于具备良好资产和现金流的企业和项目来讲,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融资不失为一个良好的选择。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Post your comment